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自我保護

淩晨五點,她的胸口隨著呼吸器已經設定好的頻率而鼓動著。
身邊的體徵顯示器上顯示著血氧濃度跌至七十多巴仙,離理想的九十五巴仙好遠。
而這個距離,仍在慢慢地擴大著。

*

她天生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樣,身體和四肢短短小小的,造成她的頭看起來就好像很大的樣子。
但是就是因爲這樣,她長得好可愛,發脾氣的時候會舞動她那短短的小手,踢踢那粗粗的小腳。
她的母親是個很年輕的女孩,也許還沒到二十五嵗。
孩子出生后不久,她就沒什麽來探望她了。

“我們住在彭亨州那一帶。”她這麽說。
“上下要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很不方便。”站在一旁的爸爸補充道。
“孩子就麻煩你們了。”

孩子的情況時好時坏,大多數時候是因爲肺部問題而造成的呼吸障礙,造成她多少需要一些外來的呼吸輔助,才能夠撐過去。
這樣的情況,我們怕她沒有辦法承受路途的顛簸,所以不能把她轉到彭亨的醫院去。

病房裏的醫生和護士看著她一天一天的慢慢長大,看著她的體重從一開始的一點多公斤慢慢地升到了三點四公斤。
我們看著她鬧脾氣,看著她睡着,看著她喝奶,看著她笑,看著她哭。
我們也看著她情況好轉,也看著她的情況惡化。

有一天,我們無意中說到了要將她轉到淡馬魯醫院去,方便她的父母就近照顧。
她聽到之後,居然瞪了我們一眼。
那畫面好可愛,我們一直故意問她說:“你是不是不想離開這裡啊?是不是不想到淡馬魯去啊?”
我們問一句,她就瞪我們一眼。

那個樣子,真的好可愛。

我們以爲,我們等到她的情況再好一些些,就可以送她到淡馬魯醫院去。到時候,他的父母就能夠好好照顧她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情況惡化了。

*

我們看著她的血氧濃度越來越低,而她的父母卻還在來著醫院的路上。
前一天晚上,我們嘗試聯絡她的父母,想對他們發出病危通知,卻一直都無法聯絡上。
一直到後來出動了警察之後,他們才願意聯係上我們。
“啊?一定要在今晚過去嗎?明天早上不行?”這是他們給的第一個反應。

後來,在他們終于趕來的時候,孩子的血樣濃度只剩下區區的十二巴仙。

據説,她的血樣濃度在她的父母到來之後居然一路上升,一路飆到七十多巴仙去。
“我以爲會有奇跡發生。”後來,老闆這麽對我說。
“可是沒有。父母好像是來給孩子送終的,他們從早上八點多等到十二點多。孩子還撐著,他們卻不願意等了。”
“她的媽媽要求我們停止治療,為孩子進行拔管。”老闆聳了聳肩,這麽說。

拔管之後,孩子就在下午一點十五分離世了。
也許有可能發生的奇跡,終究沒有出現。
她的母親直接將這個可能性給扼殺了。

有人說,她的母親也許是早就已經知道遲早有一天孩子會離開他們,所以選擇不去愛。
就像是一種自我保護機制,爲了避免自己在失去孩子時太過難過,而做出的預防措施。
是對,還是錯?
沒有人能夠下定論。
因爲我們不是當事人。

我只知道,現在正在值著晚班的護士,還會不經意的叫著她的名字。
我只知道,在這個時候,她那發脾氣時揮舞著小手、瞪著人的樣子仍在我們心裏。

我們都很捨不得她。
很捨不得。

1 則留言:

wtsung 提到...

太可悲了,毕竟是怀胎十月的亲身骨肉,就这么忍心,唉~~~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