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還我一個乾淨而美麗的馬來西亞,好嗎?

小時候,我左邊的鄰居是馬來人,右邊的鄰居是華人。
那對馬來夫婦都是老師,還有三個孩子。
我們平時都會稱呼馬來叔叔為Uncle Din,卻從來不知道隔壁華人鄰居姓甚名誰,連家裏有幾個人都不知道。
我們兩家人的感情很好,反而是那家華人鄰居,一年裏都沒說上幾句話。

每次我們全家出門旅行時,Uncle Din總會替我們將信箱裏的信件收起來,以免被雨水淋溼。
同樣的,每當他們在佳節返鄉的時候,我們也會替他們將信件收起來。
他們夫婦倆對我們兄妹的情況了如指掌,我爸媽也常常會在飯桌上提起隔壁家那三個孩子的近況,例如大女兒現在在念物理治療啦、小女兒是運動健將等等的。
每逢開齋節,Uncle Din總會送來Rendang雞和Ketupat,我們也會在新年的時候送一箱柑過去。
就連我結婚的時候,我爸還特地讓我去買Nasi Beriyani,一路送到已經搬到好遠去的Uncle Din家裏。
對我們兩家人來説,我們之間的分別只在於語言和文化而已。
也僅此而已。
我們不把他們當馬來人來看,他們也不把我們當華人來看。
我們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我在念醫學院的時候在登嘉樓待了三年。
在那個馬來人佔絕大多數的地方,我度過了此生中最平靜的三年。
登嘉樓生活步伐緩慢,民風淳樸,沒有一絲的緊張氣氛。
我還記得我曾經在騎樓處落了東西,過了幾個小時后回去找,東西仍在原處,沒有被人撿去。
我在那裏度過了三個齋戒月,而我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他們的Bazaar Ramadan。
在每個齋戒月出去吃飯的時候,就算食物已經端上來了,我和我太太都會等到開齋的禮炮響起后才和其他的穆斯林一起吃飯。
不是因爲我們怕他們不開心,不是因爲我們覺得我們在他們的“地盤”上所以要“入鄉隨俗”,而是我們覺得這是基本的尊重。
等多幾分鈡,真的不會死。

開始工作后,我的同事和護士大多數是馬來人。
我必須說有時候我寧願和馬來人共事,也不要和華人一起工作。
這不關乎種族,而是在於個人的工作態度。
我們有很優秀很勤勞的馬來人,也有很屎很爛的華人。

很多時候我寧願看馬來病人,也不願看大多數的華人病人。
說實在話,馬來人真的隨和得多,相較之下,華人那副“我是老闆你要聼我的不然我就投訴你給你哭都哭不出來”的嘴臉真的讓人很像一巴一巴給他蓋下去。
在醫院裏,病人送進來的時候我們不看你是馬來人或是華人或是印度人或是外星人,我們只注意你的情況穩不穩定,能不能回家。
如果我們對你的態度有差的話,有時候你真的是要看看是不是你自己先擺架子。
因爲醫護人員討厭的是自以爲是的病人或家屬,而不是華人或印度人或馬來人。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種族問題並不嚴重。
齋戒月時學校食堂照常營業,但是我們的父母都會教導我們說盡量不要在馬來同學面前喝水吃東西,要尊重他們。
我們知道去醫院和政府相關部門要穿長褲,不能穿背心或短褲,這不關乎回教教義與否,而是在不同的場合需要不同的裝扮,就好像你不能穿著背心短褲去參加別人的喪禮一樣。
這是基本禮儀,與宗教無關。

但是現在種族主義日益猖獗,種族糾紛越來越常見。
不管是什麽事情,都有辦法牽扯上種族議題。
各族之間的共識越來越少,我們給對方的尊重越來越少,結果誤會越來越多,紛爭越來越多。
就好像常常有華人病人在發燒一個星期,咳嗽兩個星期,去熱浪島玩了一圈后才甘願來診所看醫生,卻偏偏選在開齋的時候來登記。
你已經拖了一個星期了,再等一個十五分鐘讓別人好好吃個飯有那麽難嗎?
你去夜店浦的時候一定要穿牛仔褲配個白色襯衫,頭髮還要gel美美才甘願出門,但是爲什麽去政府部門辦事的時候要你換上一條長褲就好像要你的命一樣?

華人在這個國家的卻是佔少數,但是我們並不能利用這個理由而拼命把自己擺在一個弱者的位置,並不斷地要求別人讓步。
這和變相霸淩並沒有分別。
種族和宗教議題不管在世界哪一個角落永遠是敏感的問題,我們要做的並不是在這個議題上互相拉扯,盡量擴大我們的權益,而是想辦法透過互相尊重的方式,取得雙贏的局面。
當政客利用種族牌來企圖分裂我們的時候,我們要做的不是一腳踏進去,而是站穩腳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來和種族主義說不。

別再讓有心人士用種族來分裂我們。
別再用有色眼鏡來看別人。
別再對我們的下一代說:“馬來人都很懶。”“馬來人都很笨。”這樣的話。
別在孩子的心中灑下種族主義的種子。

還我一個乾淨而美麗的馬來西亞,好嗎?

2 則留言:

JT Tham 提到...

医生我和你的观点完全一样,怀念以前简单的年代。 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华人吧现有的繁荣稳定看成理所当然,可是他们却忘记了当年先辈的努力付出才有今天的成果,不懂得谅解友族,不尊重彼此的文化只会让隔膜越来越大,什么事情都怪政府,怪宗教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姿态终有一天会自食其果

maileng 提到...

不过我国多数族群霸凌弱势的现象的确存在的。虽然我们要记得尊重,可是尊重的前提是双方的,更重要的是以法为归。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