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鬼門關

這是我今天在手術室裏看到的個案:
馬來婦女,30嵗,有嚴重的心臟問題(心臟有孔而造成的Eisenmenger's Syndrome),懷孕30個星期,有生産的症狀。
首先,有心臟病(不管是輕微的還是嚴重的)的婦女在生産的時候已經很危險了,因爲生産的過程會給心臟帶來不小的負擔,如果心臟沒有辦法負荷這些負擔的話,媽媽隨時會倒下。
而這位婦女所患上的Eisenmenger's Syndrome是很嚴重的情況,嚴重的情況就像是癌症末期一樣,能夠生存的機會極低,其心臟根本不能再符合任何情況的壓力,所以醫生不允許自然生産,選擇為她做剖腹生産手術。
其實以她的情況來説一開始根本就沒有懷孕的能力,因爲不管怎樣她最後都必須進行剖腹生産,而手術本身也會對身體施加壓力,她的心臟能夠負荷的機會真得很低。
在手術前準備的時候,我第一次看見所有的麻醉專科醫生到場,為這位婦女做手術前的準備,讓她能夠在最好的狀態下進行手術。
在準備完畢后,醫生讓婦女的家屬進來和她說幾句話,每一個本來圍著婦女的人都散了開去,只留下婦女,她丈夫和她母親三個人。
三個人說了一會兒話,互相親吻了之後,家屬便離開了。整個過程就好像是交待遺言一般,超痛心。
我問麻醉醫生:“這個病人在手術臺上死亡的幾率有多高?”
麻醉醫生轉頭看了看病人,說:“60-80%。”
我整個人聼了是怔在那裏。
我雖然知道病人的情況很不樂觀,但是我沒有想到她死在手術臺上的幾率會是這樣的高。
我說:“那寶寶呢?”
麻醉醫生說:“我其實比較在意的是媽媽的情況。”
我說:“如果等一下手術時有什麽變卦,只能救其中一個的話,那麽該救誰?”
麻醉醫生想都不想的就說:“救媽媽。”
我說:“可是我們都已經知道這個媽媽的心臟情況那麽糟了,就算救了也活不久不是嗎?爲什麽我們就不救那個可能可以活一個幾十年的孩子?”
麻醉醫生看著我:“除非媽媽在手術前有交待並簽下同意書,不然在任何情況下,不管媽媽的情況多麽嚴重,我們都會先救母親。”
我整個無言。

坦白說我也不明白爲什麽我非要救孩子不可,可是我知道如果媽媽明白自己的身體狀況並不懷孕的話,事情就會簡單的多。
現在她就算生下了孩子,能不能在手術中存活下來是一個問題。
就算她在手術中活下來了,能活多久,陪孩子成長是一個問題。
就算她能夠活一個十年,十年裏她的生活素質會是怎樣,能不能陪孩子好好成長是一個問題。
可是換一個角度想,我是她的話,我會不會因爲想為丈夫留下一點東西,好讓我在離開他身邊的時候有人能夠繼續陪伴他而願意犧牲我的性命?
我想我會的。

我現在在麻醉科學習,本來應該跟著各手術室的麻醉醫生跑,看他們怎樣替病人進行麻醉,可是爲了這個病人我溜進了她的手術室,看著整個手術直到結束。
當寶寳從子宮裏被拉出來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寶寶走了。”
寶寶是那麽的小,那麽的纖細,那麽的藍。
寶寶一出來馬上就被帶到急救區去,被兒科醫生搶救的寶寶卻一動都不動。
寶寶一出生都會以他的膚色,呼吸,心跳,肌肉強度和哭聲(apgar score)來評估他的健康狀況,滿分10分,我想這個寶寶有沒有4分都是一個問題。
在搶救之後,寶寶終于睜開了眼睛,卻還是沒有哭。
兒科醫生將寶寶放進保溫箱后便將寶寶送去兒科深切治療室,而媽媽的手術也正好完成,成功的存活了下來,也送去了深切治療室觀察。

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很好,母子暫時是平安的,希望他們能夠繼續平安下去,至少能夠讓他們在鬼門關繞了那麽多圈之後,能夠好好的享受天倫之樂,就算是一天也好。
我衷心希望。

7 則留言:

shuying 提到...

恭喜小生命。

maileng 提到...

很多时候的选择,旁人是无法了解或透彻明白的

yekhong 提到...

每个生命来到这世上都是不简单。不只爸爸妈妈,连那些不曾见面的人也其实付出了很多。

笨雞 提到...

shuying:
寶寶的情況其實很不樂觀。

maileng姨:
我想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自己做這個決定的原因吧。

yekhong:
沒錯,所以下次身邊有人想自殺的話請甩他們一巴掌。XD

joling 提到...

看了你的文章好沉重
希望寶寶跟媽媽能存活
真摯的希望。

笨雞 提到...

joling:
媽媽暫時沒事了,快轉去普通病房了。寶寶的情況比較麻煩……

islu 提到...

我现在在深切治疗室posting,可以想象那种抢救的情况。一个医生告诉我,每一个宝宝都是珍贵的,不管情况多么糟糕,多么不乐观,还是要努力抢救到最后,因为这也许是她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宝宝。希望宝宝和妈妈都能安然渡过。。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