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背影

上次寫blog,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考完試的這段時間裏,過著的是吃、睡、吃、睡的糜爛生活。
要記錄都不知要從何記錄起。
覺得不能這樣糟塌我的咖啡館,決定定時更新,請各位期待。
啦啦啦啦~~

——————糜爛的分割綫——————

那天是elective的第一天。
一整天在病房裏面除了跟著醫生巡房,就是翻病歷,然後再巡房。
整天下來,我的腿都快斷了~~~
病房裏有一個小女孩,12嵗,過去兩個月以來有頻尿,常覺得口渴和體重忽然下降的問題。
有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Insulin dependent diabetes mellitus)的媽媽擔心女孩也和自己一樣有同樣的問題,急急將孩子送到醫院來。
整天下來,女孩都是一個人躺在病床上,不像其他病童一樣,有爸爸或是媽媽陪在身畔。
一開始我以爲女孩的父母很快就會過來,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在下午的時候,我到醫院的雜貨店去,打算買點飲料休息一下,卻在雜貨店裏看見了女孩。
女孩抱著麵包和飲料,從口袋裏掏出了錢給櫃檯小姐后,便獨自提著裝著食物的袋子走囘病房。
我看著她那走向病房的背影,很孤單。

我回到病房,看見女孩正躺在病床上,瞪著天花板發呆。
我拉過了一張椅子,在她的病床邊坐下,開始和她説話。
原來女孩的媽媽不只患上了糖尿病,腿上還長了瘤,平時行動都得依靠輪椅,很不方便。
只有在女孩剛剛入院的時候,媽媽纔有跟著來過,之後都沒辦法在醫院陪她,只能留在家裏。
女孩的爸爸是一名羅裏司機,平時得南上北下,自然沒有辦法在醫院陪著她。

我四下一望,發現周圍的病童的床上都堆滿了玩具和食物,可是女孩的床頭只有針和血糖儀。
別的病童的床邊都坐著媽媽或是爸爸,有的甚至爸爸媽媽都到了,可是女孩的床邊一直都只有一張空的椅子。
我常常看見女孩會看著隔壁的小男孩被媽媽抱著的樣子,那眼神很複雜。
那像是很羡慕,卻又要裝作不在乎的神情,不應該出現在一個12嵗的小女孩的臉上。
我每次經過女孩的病床,都看見她的眉頭是深鎖的。
那眉宇閒鎖著的是深深的憂愁。

每一天抽血的時候,其他的病童都會向父母哭閙著,女孩卻只能乖乖地伸出手來,咬著牙讓護士從血管裏抽出滿滿一瓶的血。
沒有人能夠讓她撒嬌。
醫生曾經對女孩解釋過,說有一種降血糖葯效果很好,可是因爲價格的關係,恐怕以駕駛羅裏來撐起整個家庭的父親沒有辦法承擔,只好用另一種比較便宜,但是比較麻煩的葯。
那時,隔壁床的孩子正好在鬧脾氣,將爸爸特地買來的肯德基炸雞腿給仍在地上,不停的哭閙。
女孩看著被扔在地上的炸雞,不知道會不會爲著這種不相同際遇與家庭背景,而對父母有一絲絲的怨恨?
我發現白天的時候因爲沒有人可以說話的關係,女孩通常都會用被懞著頭睡覺,她會不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因爲睡不着,而只能望著窗外的月亮獨自飲泣?

三天后,女孩可以出院了。
一如往常的,女孩獨自收拾著細軟,將衣服折好放進背包裏。
很安靜的,幾乎讓人無法發覺她的存在。
我放下手上的工作,走到她身邊去問她要怎麽回去。
她仰著頭看我,說爸爸要她先到大堂去,等他來付清住院費后就要走了。
我笑說,怎麽連出院都那麽匆忙?
她說爸爸在工作,不能夠拖延太多時閒,說罷對我微微一笑,快步走出了病房。
到現在我還記得,她臉上那抹苦澀的微笑,和快步離開病房時的沉重背影。

7 則留言:

shuying 提到...

我在找赞的button……

笨雞 提到...

你中了fb毒

maileng 提到...

玫瑰有没有读李家同的书?
李教授是天主教徒,玫瑰是吗?

笨雞 提到...

還沒機會拜讀,怕他的書太硬,啃不下去。XD
我是基督徒,他老人家是天主教徒,不同不同。

maileng 提到...

不硬不硬。他总是写得很浅,小学生程度吧。
简单但是意义很深远。

笨雞 提到...

是嗎?
那有空要去找來看看。
説來慚愧,您的書我還沒去拿呢……

maileng 提到...

哦,没关系。明年新年之前我要回来就是了。-_-!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