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 星期五

短訊(三)

在同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一個有關你的夢。

夢裏我走在一條大街上,那是一條我覺得很熟悉,卻從沒來過的大街。
當時我不是一個人,在我身邊的,是你。
你對我說:“我們回家吧。”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你便拉著我的手往前走。
我相信你也沒有來過這個地方,卻很放心地讓你牽著走。
因爲你臉上挂著能夠讓我放心的微笑,而你的每一個腳步是如此的堅定,讓人會不由自主地相信你的每一個決定,願意跟在你後面前進。
我們就這樣一路前進,經過了好多的商店,好多好玩的地方,你卻看都不看一眼,腳步根本沒停下來的意思。
就在我們要轉進一條小巷的時候,我忽然一腳踏進了路上的一個坑洞,跌倒了,本來抓著你的手也鬆開了。
我咬著牙爬起來,擡頭一看時,你已經不見了。
只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黑暗的小巷裏。
無助。

就在這個時候,我醒了過來。
我伸手一摸,臉龐是溼的,我想眼睛應該也是紅的。
我起身打開了窗戶,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夜晚略帶潮濕的空氣。
爲什麽過了一年,我還會做這樣的夢?
是因爲你傳來的簡訊讓我回想起你離開我的時候嗎?
夢裏的你和現實的你是如此的相似,對於目標有一股莫名的執著,不管是什麽事都不能讓你分心。
就像夢裏的你爲了回家,不管周遭有多好玩的東西,你都不屑一顧。
於是現實中的你爲了達到你的目標,把我放開了。
而當時我也像在夢裏站在巷子裏一般,無助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很多次我都很懊惱爲什麽自己當初要放手,
如果當初我緊緊地抓著你不放的話,現在的我是否會比較好?
可是我的朋友告訴我這樣的事:
一只小鳥被捉了,它爲了得到自由不惜用一切的方式去衝破牢籠,
就算到最後它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沖出去,他會選擇絕食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最後她問我:“你抓住了他,但是你得到了什麽呢?”
我無言。

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關上了窗轉身想回到床上時,無意閒瞥見桌上的手機閃啊閃的。
我拿起了手機,發現有一封未閲讀短訊。
我打了開來,是你傳來的。

“我很想你。”

我的手一顫,手機跌在地上。
我等你這句話,等了整整一年。

15 則留言:

maileng 提到...

shuying,你有没有觉得故事有点婆妈?
一年了叻,要嘛不就去喝问一声,“你想怎么样?”
要嘛就回复说“请不要来kacau我!”
藕断丝连就快煮成一锅汤嘛。
玫瑰,真是sorry,顶不住无礼了。

笨雞 提到...

這……多謝maileng姨提點。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哈哈!

shuying 提到...

maileng姐,笨鸡在msn威胁我说如果同意你,他要叫我shuying姨。

yekhong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yekhong 提到...

感情的确不是说放手就放手。我嘛,是很强行地把心拖出那框框,这样才过得好一点。日子也继续走着。

因为,我想多爱我自己一点。
希望你也要爱你自己多一点,别弄得自己那么辛苦。

maileng 提到...

姨这个称呼嘛,并不一定跟年龄相符(除了我以外)。
我有好几位比我还小的阿姨,在哪儿奔奔跳还不结婚。我的族群里,阿姨是统称给年纪十八到八十的女人。哈哈。
海南人很含蓄的呢。

玫瑰,对不起打搅了你的故事。你可以忽视我之前的胡说八道,继续你的哀情,噢,sorry,浪漫。。。

shuying 提到...

哈!叫我姨,无所谓。
新年不会给红包的姨。

無意閒瞥見桌上的手機閃啊閃的---她用samsung?

如果我等了一年,有人说“我很想你。”,我
不会说“你想怎么样?”也不会说“请不要来kacau我!”,我只会说“想个屁!”然后后面放一个“凸”

过了一年,砰然心动的涟漪还能保持不容易。

p/s:你可以删除我的留言,你妈看到也许会很伤心。

笨雞 提到...

yekhong:
要愛自己,因爲那是最大的愛。
你可以參考我之前的post,我有post過一篇歌詞,叫greatest love of all。

maileng姨:
這跟海南人有什麽關係?
maileng姨是海南人嗎?我要喝咖啡!

shuying:
nokia也有會有msg時就會閃的型號,我以前的就是。
不要問我那是什麽型號,我是手機白癡。

maileng 提到...

玫瑰要喝咖啡吗?阿姨教你。
你驾车去唐人街有没有,懂吗?找Ah Hong咖啡店有没有?就可以了。
他的咖啡还不错,小奶油面包(包翁)更是了得(噢,我乡愁里的味道!)。
当胡须佬端咖啡来的时候,随便帮我问他为什么近年来瘦的厉害,有没有去验下血糖胆固醇什么的?

shuying,我新年时也不乱给红包的。要嘛有缘见面的话,我会请玫瑰喝杯咖啡,加“包翁”。你也要吗?
---如果有缘,偶遇---在我的家乡。

maileng 提到...

有时恋情就是得曲曲直直,九转十八弯。我则是太鲁莽了。
送你个故事。http://cblog.cari.com.my/?uid-177383-action-viewspace-itemid-184609

shuying,若送把峨眉派玉女剑,配合你的豪爽,你可喜欢?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
那是海南人的嗎?
跟鬍鬚老說maileng他認識嗎?不要等下我問了他一頭霧水我就歹勢了。

maileng 提到...

管他呢,他老婆是海南人准没错。他多少会点海南话也没错。只怕你不会讲。
你说那个水水美美的maileng,看他有没有金刚摸不着头?
那边的老华人不懂几喜欢假假谁都认识。哈哈。

这我是正经问的,你做过ortho了吧。少女scoliosis想去ortho OPD,专科医生是谁?若是必须戴corset,病人得自己买或医院有提供?开刀的排期久吗?
是我外甥女。在你那儿住的。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
ortho OPD的話有好幾個專科醫生,好像dr shukri,dr suzana, dr ros, 還有頭兒dr tajuddin.
scoliosis hor,要看它有多嚴重的啦,通常我們說彎度在0-20度是可以接受的,沒有矯正的必要,但是如果女孩還是在發育期就要接受觀察。
彎度在20-40度可能就要帶corset或者brace,需不需要自己買我就不清楚,不過就算要自己買政府應該也會津貼一點吧?
彎度在40度以上才需要進行開刀治療。開道的排期眎情況而定,嚴重到影響呼吸或者壓迫到心臟自然很快就會開刀,不然的話通常要等蠻久。如果他給你的開刀日期不方便的話可以跟他們講,他們會再做安排。

maileng 提到...

谢谢玫瑰仔细的解释。目前她完全没有异状,是coincidence finding。只是不懂有多少度,要见ortho 才懂。她才十五岁。即使排期去OPD也要很久哦。还要等做检验项目那些的,花儿也谢了。

笨雞 提到...

如果是OPD的話應該就不用等,拿號碼就是了。coincidence finding就應該沒問題啦。
多少度照一下X光就知道了。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