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 星期五

世事難料

我媽在傍晚的時候打電話來,語氣緊張的說:
“我跟你講一個坏消息!在那之前,你現在感覺怎樣?”
我一頭霧水,說:“我很好啊,好得很。”
說著忽然想到我回來之前我老爸說他喉嚨痛,還跟我一起到政府診所去看病。
我下意識的問道:“老爸怎麽了?”
“你爸沒事,那時你去看的那個私人診所醫生有事。他死了!”我媽這樣說。
我整個人傻去:“啊?”
“聽説他是中流感去世的,現在在追蹤曾經給他看過病的病人。你確定你沒事嗎?”我媽繼續説道。
我說我沒事,好得很,我媽才肯掛電話。

說醫生死了,我相信。
但是說他中流感死了,我就有點懷疑。
畢竟這個消息是我媽從我外婆那裏聼來的,我外婆是在去巴刹的時候聼人家說的,人家從哪裏聼來的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有點可疑。
如果說他真的是因爲H1N1而去世的話,那他可能真的是因爲大意而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患病,所以去世,畢竟他說過:“H1N1沒有醬容易中的啦。”(詳情請看前兩篇文章。)

後來我那個在讀藥劑的老妹問我那個醫生是不是真的死了,她覺得很可怕。
我說沒有什麽好可怕的,以後我們可能也會那麽早死,畢竟我們在前綫工作,有什麽事情的話也是我們先中。
就像當年SARS一樣,不管是什麽傳染性疾病,醫護人員總是承擔著最高的風險。
這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宿命。
就像那位醫生,一個禮拜前我看見他還好好的駕著寳馬到處晃,今天就已經去世了。
世事難料,尤其是醫護人員的命運。
你永遠沒有辦法預料有什麽樣的疾病會忽然爆發,可能就有那麽一天你看的一名病人身上帶著一種新的致命病毒,傳了給你,你也只能向這個美麗的世界揮手說拜拜。

醫護人員,真得不好當。

16 則留言:

shuying 提到...

嗯。

笨雞 提到...

好敷衍哦。

shuying 提到...

wow!

这样可以吗?
哈哈!

一下子换那么多。还真的不是很习惯。

maileng 提到...

batu pahat哪个医生,什么名?

玫瑰的店新装修,承蒙现在生意比较好料喔。

玫瑰干什么我该替你祷告呢?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亲人。
你知道在血腥浸濡了十多年,我的祈祷有点点魔力的,这你问问jinreung就懂了。所以不能随便使用。
除非你要当我的外甥女婿?O(∩_∩)O哈哈~。
。。。shuying可要吹胡子咯!!

shuying 提到...

maileng姐消失好久……

不会不会。安心。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
別那麽現實,看在是長輩的份上就為晚輩加持一下有什麽關係。我有純潔的心靈對普儸大衆也有好處,你就當作是做功德吧!哈哈哈哈!

maileng 提到...

玫瑰,你知道那是要花很多很多ATP的
阿姨的精气就完蛋料
youngman,自己人生自己负责料。


shuying,你还好吧?还找不到自己的故事么?XD

谢振凌|사진릉 提到...

我医院听说也进了一个,整间医院的人都恐慌了起来……

我所在的产房也进了一个肺炎case,只是过后被转去其他病房里。

那时候产房的staff nurse就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惨了惨了,要被隔离了。

过后有一个houseman说道,“我被隔离无所谓,我会更开心,只是不要被困在医院就好“。

说的也是,拿隔离假期是有薪水的,也可以乘机休息一下……

shuying 提到...

maileng姐:还找不到~ T_T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
不要醬吝嗇啦,show一點power給晚輩看看。

jinreung:
我想也只有醫生會想要被隔離吧!XD

maileng 提到...

你信不信如果可以,我想伸手进去电脑荧幕里,再从你的荧幕出来敲敲你的脑瓜子皮?
嘿嘿~~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
您說的晚輩都相信。可惜您沒有這個能力,哇哈哈哈哈。

maileng 提到...

那好
山水有相逢之日
以后如果想在柔南发展,小心地头蛇
嘿嘿

maileng 提到...

懂得那位医生的名字了,好年轻,家人孩子怎么办?
肺炎去世的,HINI还是怀疑,因为卫生部没有证实。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
據説那位醫生還沒去世,只是在加護病房。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73061?tid=9
不管怎樣希望他能痊愈。真是……

匿名 提到...

更正大家错误的讯息。。。那医生没死, 只是因为自己医,医到不好,最后肺炎在班底医院就医,之前是听说昏迷。。

我也觉得医务人员真的不简单。。。给你们鼓鼓掌.....pak pak pak pak pak pak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