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左手殺戮,右手治愈

left hand kills, right hand cures.
左手殺戮,右手治愈。

今天我醒來之後,起身在面子書上打下了這樣的一句話。
那是我想擁有的能力。
當然我指的殺戮並不是說那種動不動就去殺人的那種恐怖行爲,這裡指的殺戮是當情況迫不得已的時候,我的手有能力將傷害我,或是傷害我愛的人打趴。

不久前姝穎爲了寫一封信,問我爲什麽要當醫生。
當年我還沒加入醫學院的時候,負責面試我的教授也問過這個問題。
那時的我還懵懵懂懂的,只能夠給標準答案:爲了幫助有需要的人。
可是經過五年在醫學院的淬煉,我的答案不再一樣。
於是我對她說:爲了保護我周圍的人,以及爲了我自己。

我發現很多人在最無助的時候是當自己或自己所愛的人生病的時候。
因爲他們面對的是他們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們只能無助的吞下醫生喂給他們的資訊。
不管對或是錯,都照吞不誤。
我永遠記得那時我的大姑肺癌末期的時候,我爸不惜花幾千塊錢去買那幾克的豪豬棗,就是爲了買一個希望,希望我的大姑能夠痊愈的樣子。
我希望我所擁有的知識,能夠在這個時候,為自己,為身邊的人帶來一點慰藉。
所以我希望我的右手,有治療的能力。

我記得我在中二還是中三的時候,我的爸爸是學校空手道社的顧問老師,有一天他問我:“你要不要學空手道?”
我那時很斬釘截鐵的一口拒絕。
因爲我要學的是中國武術。
後來中四的時候,因爲找不到地方學中國武術,再加上被朋友影響,我正式踏入空手道的世界。
那時也是純粹好玩,沒有好好去練。
一直到現在,看到報紙上動不動就有人在街上被打、被打搶、被侵犯,我終于知道武裝自己有多重要。

自從我好好鑽研空手道之後,我發現我比較不那麽軟弱,因爲我知道我的雙手,不只是一雙手。
有道理的,我跟你說道理;沒有道理的,你要跟我大聲我也不怕你。
我的車上有一根棍子,還有一對雙節棍,不是爲了讓我成爲路霸,而是當有路霸攔路的時候,我能夠保護我愛的人。
所以我希望我的左手,在必要的時候,有把對手打得頭破血流的能力

這些能力,是我用來保護我身邊的人的本錢。
因爲對我來説,他們,都是重要的人。
而我,不能失去他們。

3 則留言:

shuying 提到...

赞!

匿名 提到...

能当你的女朋友应该很有安全感吧!欣赏这种男人~~哈哈!!

wei nee 提到...

很喜欢这篇!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