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滿滿的愛

我站在寶寶面前,右手抓著聽筒,左手搭在體徵顯示器上,看著屏幕發呆。
屏幕上顯示寶寶的血氧濃度跌到了四十多巴仙,比正常的九十五巴仙少了一半,而血壓也跌到了正常綫下。
我看著高頻盪通氣(High Frequency Oscillatory Ventilator)上的高設定,又轉頭看看已經在注射著的四种強心劑,抓了抓頭,心想能夠為著寶寶做的,我們都已經做了。
也許就像其他的寶寶一樣,她的時限已到。
這個年僅五個月的寶寶,是時候該走了。

我嘆了口氣,轉過身來想聯絡寶寶的父母,通知他們說寶寶的情況不甚樂觀,請他們趕快過來醫院一趟的時候,卻發現寶寶的母親早在不知什麽時候已經站在一邊。
她雙手交握,遠遠的望著在隔離閒裏的寶寶。
她的手握得如此之緊,直至手指節都泛白了。

我一轉過身,她馬上把手放下,緊鎖的眉頭鎖得更緊,以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希望我能帶給她那期待已久的好消息。
可惜,我只能夠實話實説。
我把媽媽帶到寶寶房裏,讓她看看寶寶的血氧濃度和血壓,並告訴她寶寶的情況真的很不樂觀。
而且隨時可能離開。

媽媽沒有哭,她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慢慢地走到了寶寶身畔。
她看著寶寶,雙手伸了出來想撫摸她,卻看見寶寶身上那麽多的電線和導管,不知該如何下手。
雙手僵在半空中半晌之後,她才將手輕輕搭在覆蓋在寶寶身上的被上,輕輕地撫著被沿。

我走上前去,輕輕將被子揭了開來,對媽媽說:“來,你可以觸摸她,沒有關係的。”
媽媽擡頭看了我一眼,顫抖著手輕輕地按在寶寶的腿上,然後問我道:“我……我可不可以親親她?”
我急忙道:“當然可以。”說著將電線和導管挪開,騰出了位子。
媽媽的手輕輕拂過寶寶的腹部和胸口,然後俯下了身子,吻了吻寶寶。
然後便痛哭了起來。
隱藏已久的悲傷,在這一刻隨著眼淚爆發出來。

媽媽一邊吻著寶寶,一邊啜泣著在寶寶耳邊說道:“孩子,媽媽好愛你,你知道嗎?媽媽真的好愛、好愛、好愛你。”
豆大的淚滴不斷從她的眼眶滑落,一滴一滴地滴在寶寶的身上。

過了半晌,媽媽站直了身子,吸了吸鼻子,伸手撫著寶寶的頭髮,輕輕地唱起了兒歌。
她唱得很輕,就好像是想要把孩子哄睡的那種聲量,生怕一個不小心太大聲了,寶寶就會從睡夢中被驚醒。
她不知道的是爲了全面接管寶寶的呼吸,我們早已經給了寶寶甚強的鎮靜劑。
就算是外頭打雷地震,寶寶都不會醒來,就連我們給她扎針,她也是一動不動。

但是就在媽媽開始和寶寶説話之後,寶寶的血氧濃度居然慢慢升了起來。
從一開始的四十多,到五十多,到六十多,一直到七十多才停在那裏。
而應該在深度昏迷狀態的寶寶也竟然慢慢睜開了雙眼,甚至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
我伸手按下血壓測量儀,發現到血壓也回到了正常綫上。
我們一直以來都束手無策的許多事,居然就在短短的時間内被解決了。

也許寶寶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真的是打從心底深處深愛著她,於是決定努力的活下去。
如果她能夠撐過去的話,也許,這個在她耳邊一直在告訴她是值得被愛著的、願意在淩晨兩點唱兒歌給她聼的女人會快樂許多。
她要努力活下去,然後讓這個女人聽見她叫她一聲:“媽媽。”
然後,用接下來的人生來愛她。

用力的,去愛她。
就像她此刻如何被愛著一般。

深夜兩點鈡,母親,女兒,兒歌。
新生兒加護病房,和滿滿的愛。

4 則留言:

Siawsiaw Life 提到...

这里的文章总是暖暖的...
看着看着眼泪就是会在眼里大滚...

我想... 这就是爱的力量... 宝宝加油... :)

随意IT友 提到...

抱歉,打扰
我是个5岁孩子的爸爸。
能否借分享你的这篇文章?

笨雞 提到...

随意:不好意思现在才看见你的留言。不用客气,请分享。

TH Teo 提到...

医者父母心,这下我相信了。
你的文字能深深触动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看了几篇文,很感动。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