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 星期一

我媽

手中在箱子裏摸索了良久,卻找不到我要的東西。
那是我回來前,我媽給我帶回來的箱子。

我每次從家裏回來登嘉樓前,我媽總會問我要不要帶這個囘去,要不要帶那個回去。
我總會嫌麻煩,然後什麽都不帶。
頂多帶兩包咖啡回來。
我還記得,這次新年假期結束后,在我啓程回來登嘉樓前,我和我媽閙了一場彆扭。
和往常不同,這次我媽不再問我要不要帶什麽東西會登嘉樓去,而我也賭氣地早早就收拾好行裝,上牀睡覺。
那天晚上我睡得不好,甚至還睡到一半的時候起身下樓去喝水。
我一路走到廚房去,看見媽媽不知在拿著一個個塑料袋在裝些什麽,那時的我迷迷糊糊的,喝了水就囘房去繼續睡覺。

隔天早上起身時,我打開房門,看見我媽並不像以往一般已經起身等著要送我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爸。
她還在生氣。
我這麽想。
漱洗完畢后,我便走到客廳去,準備將東西搬上車,啓程回到登嘉樓去。
然後我看到我的行李旁多出了一個箱子。
裝得滿滿的箱子。
裏面裝的都是新年餅、柑、肉乾。
還有咖啡。

我沒將箱子留下。
我將箱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后車廂裏,啓程了。
回到登嘉樓,我將箱子搬囘房間裏,一樣接著一樣的將箱子裏的瓶瓶罐罐給拿了出來。
我媽給了我黃梨酥,花生餅,奶油餅還有一些其它的餅乾。
那都是她親手做的。
她每年都會花時間去煮黃梨餡料,然後花心思去改良食譜。
我老爸討厭奶油餅的那個味道,她會趁著我老爸去教補習的時候趕快將奶油餅做完。
因爲她知道我喜歡吃。
我似乎看見她獨自一個人坐在廚房裏用力擀著麵團,將自己對孩子的愛心做成實物,放進烘爐裏,期盼著孩子回來的那天的情景。
將新年餅拿出來之後,我知道那一天晚上我看見她在廚房裏拿著的那些塑料袋是用來做什麽的了。
她將一片又一片的肉乾分別裝在小塑料袋裏,方便我取用。
箱子裏裝的不只是新年食品,還有我媽給我的疼愛。

回來后的頭幾天,我的早餐都是肉乾夾麵包。
現在我將手探進箱子裏,卻摸不到塑料袋的感覺。
將整個箱子掏空,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地將肉乾給吃完了。
忽然閒,
有點失落。


——————————————————————————

今天看到這個廣告:
我想到我媽。
幾年前當我還在國民服務的時候,我被派到士古來的工大去。
那時我爸開始上課了,沒有辦法上來看我。
我媽就帶著我妹,一路從峇株駕著一個多兩個小時的車到工大去看我。
而她之前沒有駕過那麽遠的車。
那是第一次。

以後,如果我離開這個地方到地球的另一端去的話,
她會不會像影片裏的媽媽一樣,不管有多困難,也要千里迢迢的來看我?
她會。
我相信。

8 則留言:

xinqian 提到...

诶。。肉干是我收的叻,巧克力是我和你分享的叻。。你好歹也提一提你妹很爱你嘛。。哈哈哈!

笨雞 提到...

有空再説。XD

xinqian 提到...

算了。。以后最好自己收拾。。太没良心了你。。T.T

joling629 提到...

你這篇好催淚呵呵
媽媽總是很念
但是都是出于一片關心啦 呵呵

忽然好想家

maileng 提到...

母亲是天下最难当的职业,
孩子们总是要在几十年后以身试法才明了,
当初是如何地在母亲的心上横七竖八的刮了那么多刀呀!

笨雞 提到...

joling:好久沒看到你了,最近好嗎?

maileng姨:我還以爲您銷聲匿跡了呢!

maileng 提到...

是呀,几乎化为一缕轻烟
太热了~快蒸发掉

shuying 提到...

嗯嗯。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