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外劳

前幾天病房裏來了個病人,是個緬甸籍的外勞。
我的同事在問診的時候問他發生了什麽事,他說他在家裏的浴室跌倒,摔斷了手。
病人的馬來文不好的關係,問起診來很辛苦,同事在語氣閒明顯的透露出了他的不耐煩。

在問到有沒有過敏的時候,病人搖頭。
同事再一次確認:“吃蝦或是烏賊等海鮮之後不會發癢?”
病人說:“沒有吃蝦。只吃菜。”
同事問:“沒有吃蝦?爲什麽沒有吃蝦?”
病人尷尬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怎樣回答。
我在一旁說:“蝦很貴。”
同事一臉驚訝:“蝦很貴嗎??”
我沒好氣地說:“你都不上菜市場嗎?”
就算沒上菜市場,有常識點的人都會知道海鮮價格不菲吧?

對於這些進醫院的外勞,我只能用比對一般病人更多的同情來看待他們。
他們離鄉背井,遠從越南、印尼、柬埔寨甚至尼泊爾來到這裡討生活,為的不過是要讓遠在家鄉的親人有瓦遮頂,有飯可以吃。
他們過來之前到處借錢來償還經紀人的介紹費,過來的時候經過海關的百般刁難和經紀人的欺壓,過來之後還要接受雇主的剝削,為的都不只是自己而已。
他們在烈日下扛著重物工作,在悶熱的工廠裏流著汗的時候,心裏想著的都是遠在家鄉的家人。
拿到薪水之後,留下一點給自己,剩下的全部寄回家。
我常常會經過一條大路,路邊是一排店屋。從大路看去的話,就可以從店屋樓上那半開著的窗戶看進去,看見一閒小小的房間裏塞了五六張的雙層床(double decker)。
一閒房間裏住著十到十二個人。
這就是外勞的生活環境。

他們來到我們國家,干的都是我們自己不屑去干的工作。
建築、工業、清潔、服務,有多少這些領域的人力資源需要仰賴外勞來滿足?
我們沒有看到他們對國家建設的幫助,卻只注重在他們之中的那一小群害群之馬。
很多人看到外勞就覺得他們會打劫、會強姦、會偷竊,卻忘了每天在報紙上被登出來的那些搶劫犯和強姦犯人,有多少是我們自己國家的人,又有多少人是外勞?
很多人說外勞來這裡和我們搶飯碗,問題是我們願不願意像他們一樣任勞任怨,做牛做馬?

他們做的都是高風險的工作,我們卻都看不到。
我看過一個外勞在割油棕的時候,那鐮刀掉了下來,直接割斷了他的頸大動脈。
我們雖然成功止血,但是因爲腦部缺血的關係,病人半邊的頭腦報銷。
我們覺得病人的情況不樂觀,想和病人家屬討論治療方針,卻沒有辦法。
因爲他的家人在柬埔寨。
最後是他的老闆出面,決定讓我們停止治療。
外勞回家了,卻不再呼吸。

另一個外勞來自緬甸,工作的時候整只手捲進了機器裏,手的骨頭斷了。
我們要給他動手術,他不要。
因爲手術費很貴,怕保險扣到來所剩無幾。
就算我們跟他解釋不做手術的話,以後手部可能無法正常操作,他仍堅持己見。
他不知道如果他的手部無法正常操作,他很大可能性將失去他的工作。

從前我在外科的時候,我的上司對我說過:“如果一個人進來,告訴你他的肚子痛,你要看他是什麽人。如果是本地人,那可能沒什麽;如果他是外勞,他很可能是盲腸炎,甚至可能已經破裂了。”
他繼續説道:“外勞不到痛得受不了的時候,是不會進醫院的。”因爲進醫院不但要扣保險,而且還得拿病假,薪水會被扣除。

我曾經在醫院裏那些外籍清潔工人在吃飯時經過他們身邊,看見他們的飯盒裏只有滿滿的白飯,還有一點辣椒醬。
就只是這樣。
沒有配菜,更別説是蝦子,就連蝦米都沒有。

這樣的一群人,我們是不是應該有少一點的偏見,多一點的諒解?
就像聖經裏所說的:“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你們要記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也要記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內。”希伯來書十三章2-3節。

畢竟在幾十年前, 當我們的先賢背著淘金夢被賣到這裡當豬仔的時候,過的也是那樣的日子。
讓我們尊重他們, 就像我們希望別人如何尊重我們的先賢一樣。

很多時候我們就像我那個同事一樣,因爲自己活在優渥的環境裏,便也以爲全世界的人都和自己過的是一樣的日子。
忘了有人在貧窮綫上掙扎求存,忘了有人與死神搏鬥。
忘了這個世界其實真的很殘酷。
讓我們打開眼睛,看看更不幸的人,然後作出省思:我們身為幸運的一群人,能夠為他們做些什麽?

讓我們一起,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3 則留言:

Moon Ting Choong 提到...

you've got my back on this and couldn't be more agree on your view, thanks for sharing :)

maileng 提到...

哎哟,答错格子了!对不起。

匿名 提到...

Malaysian in U.S. So very glad that I stumbled upon your blog. Keep up the good work.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