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失去

我在3月12日那一天,發表了《我在醫院裏,看見愛情》這篇文章。
在十一天之後,文中的阿嬤走了。

三月二十三號,清晨五點二十三分,因爲敗血症導致多處器官衰竭,阿嬤永遠的離開了阿公,和這個世界。
那一天我休假。
我和同事們說,幸好阿嬤走的時候,我不在。
不然的話,面對沒有生命跡象的阿嬤,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搶救。
我們看著她太久了,久得已經有了感情,要我在她那已經一動不動的軀體上做心肺復蘇法,用力的壓斷她的肋骨、擠壓她的心臟,我自認做不了。
也許我會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做著毫無疑義的搶救。

很多人都說醫護人員冷血,沒有感情,和病人之間總有一段距離。
如果醫護人員和病人產生了感情上的連接的話,不管是在診斷或是治療上,都會產生偏差。
而這種偏差,是致命的。
就像我們這些看阿嬤看久了,有感情了的人,在她倒下的那一刻,我們也許什麽都做不了。

阿嬤走后,大家關注的焦點轉到了阿公身上。
一個護士後來對我說,阿公很難過,還一直嚷嚷說要和阿嬤一起走。
我們很擔心阿公,在照顧了阿嬤那麽久之後,忽然什麽都沒有了,以他的年紀來看,能不能接受生命上如此的改變,是大家關注的問題。

而在文章發表的十六天之後,文中的男子,也走了。
他在3月28日傍晚六點多的時候,和他的妻子永別。

昨天傍晚,我到他的病床旁悠轉的時候,他還好好的躺在床上,氣色甚佳。
我還對他的太太說:“他看起來好多了。”
他太太還樂得直點頭說是。
那一直都挂著笑容的臉,在那個時候更顯璀璨。
她的雙眼,笑成了兩枚新月。

今天早上,我和思薇在去吃早餐的路上,說起了阿嬤和這男子。
我說,阿嬤走了,也許是因爲她年紀太大,身子負荷不了;他還年輕,康復的機會應該很大。
再説,他現在的氣色看起來比前幾個月好很多,前景似乎不錯。

傍晚的時候,同事傳來簡訊,說他也走了。
經過四十分鈡的搶救,仍是沒能把他從死神的手中搶回來,送到他太太身邊。
在白布蓋上他的臉的時候,他和她之間從此隔了一個空間。
同事說,病房裏平時照顧他的護士和護士長都哭了。

我在想,如果連我們都沒有辦法接受他突然離去的事實,那他的太太呢?
昨天我和他們説話的每一個細節,就像電影一樣一幕幕的在我腦中播放:
我拉開窗簾走近他的病床。
我查看他的導尿管。
我對他的太太說他的氣色很好。
她的太太笑得很開心。
笑得很開心。
忽然閒,我覺得自己所說過的話,很諷刺。

在短短兩個多星期裏,我們失去了兩個病人。
對他們的伴侶來説,他們失去的也許是整個世界。
他們走了,病房裏空的只是兩個床位,但是對他們的伴侶來説,空的是他們的家,他們的世界。
和他們的心。
他們有的只剩下回憶。
1993年鐵達時的廣告裏有這麽一句話:“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曾經牽過彼此的手,也許就是他們最大的幸福。

我們只能希望他們能夠振作起來,好好活下去。
爲了自己,也爲了在天上的他們。


*僅以此篇文章獻給文中的兩位病人和他們的家屬。願平安與他們同在。  

3 則留言:

小影 提到...

人生无常啊,要好好的珍惜眼前人!!! =]

阿畢 提到...

總覺的先生活中都扯著多條無名的綫,息息拉著不同的人牽引往前,一步一步地直到漸短,再而斷。

相信看著眼前漸漸流失的生命,自己也會吃不消吧。你寫活了好多平日看不見的東西,真棒。

笨雞 提到...

小影:對啊對啊!:)
阿畢:謝謝誇獎,你的文字也是很漂亮,是我完全搆不着的程度。:)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