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1日 星期四

多一點耐心

頭等病房裏有一個阿公,因爲患上了腳部蜂窩組織炎(cellulitis)的關係入住我們醫院。
這不是他第一次入院,幾個星期前,他也是因爲同樣的問題而入院,並把病房搞得雞飛狗跳。
那時同事們都說,他很抗拒打針抽血,每次都要出動他的女兒來連哄帶騙的,他才肯點頭讓他們抽血。
問題是他的女兒有工作,不能一直陪在他身邊,所以每一次抽血,都要等到她女兒出面,工作才得以進行。
這樣一來,大家的工作進度就被拖延了。
大家都說,阿公很麻煩。
就連護士也都不喜歡他。

今天我負責頭等病房,我抱著病歷走進房裏,看見阿公躺在床上,先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翻開病歷,看見前一天負責的同事記錄道:“病人拒絕靜脈置針,多次勸解不果。”
我眉頭一皺,心裏想道:“傳聞中的問題人物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啊。”

我提起筆,一邊寫著阿公的病歷一邊問道:“阿公,今天覺得怎麽樣啊?”
就在阿公說:“今天不錯啊!”的時候,我正好在病歷上的“已知疾病”那一欄看見之前的同時寫著“失智症”三個字。
我擡頭,看見阿公倚坐在床上,輕微地左右搖擺著身子,笑吟吟的看著我。

我說:“阿公,腳還會痛嗎?”
阿公擡起他的腳,一邊撫摸著,一邊一臉認真地說:“我覺得好多了,那紅紅的地方已經消了很多。”
我說:“那和之前幾天相比的話,那刺痛的感覺有沒有好一點?”
阿公一愣,隨即笑道:“我忘記了。”
“忘記了?是忘了之前會不會痛嗎?”我說。
阿公笑著點頭。

我替阿公檢查身體后,對阿公說:“阿公,我們要給你抗生素,可是你沒有針,我們沒有辦法給你。等一下我幫你放一支針在你血管裏面好不好?”
阿公看著我,說:“要打針?”
我點頭:“對,要給你葯,你就可以快點回家。”
阿公問:“沒有吃的葯嗎?”
我說:“吃的葯不夠力,打針比較好,你就可以比較快回家。”
阿公說:“那如果我不要快點回家,我是不是就不用打針?”

我前一晚整個晚上都被困在手術室裏,根本沒合過眼,又想到我還有五六個病人還沒看, 現在爲了阿公的靜脈置針的事情又脫不了身,心情很是煩躁。
就在我要失去耐性的時候,阿公輕輕地說:“打針的話,可不可以不要痛?我很怕痛。”
他臉上笑笑的,輕輕撫摸著那曾經被置針的手背。

忽然閒, 我沒有了對他發脾氣的理由。
像他這樣的一個阿公,和一個怕痛的孩子有什麽分別?
爲什麽我們面對孩子的時候,不管他們給我們怎樣的反應,我們都有包容諒解的心,都願意花多一點時間去勸慰,去開導。
而面對像阿公這樣的失智老人的時候,我們卻只覺得厭煩,覺得他們不可理喻?
他們之間,其實根本沒有差別。

如果我們願意仔細觀察的話,人在變老的時候,行爲舉止會漸漸的變得像孩子一樣。
我們在小的時候會爲了吸引父母的注意而做出一些特別的舉動,而當我們漸漸長大,當年拉拔著我們長大的長輩看著我們展開雙翼離開他們的身邊,便也開始作出一些舉動,來吸引我們的注意。
只因爲他們怕我們離開了,就不再回來。
同樣的心境,不同的對象。

就讓我們對長輩有多一點點的耐心,多一點點的寬容。
他們耳朵不好,聼不清楚我們説話,我們就多說一次。
他們眼睛不好,看東西不清楚,我們就儅他們的眼睛。
他們體力不濟,走路不能走太快,我們就放慢腳步,扶著他們。
他們記憶不好,常常忘東忘西,重復說著同樣的老故事,我們就靜靜聼。
因爲在那些記憶裏,他們還是年輕的。

因爲我們能夠長大,是因爲他們。
就像一篇文章所寫的:

孩子!當你還很小的時候,
我花了很多時間,教你慢慢用湯匙、用筷子吃東西。
教你繫鞋帶、扣扣子、溜滑梯、教你穿衣服、梳頭髮、擰鼻涕。
這些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是多麼的令我懷念不已。

所以,當我想不起來,接不上話時,
請給我一點時間,等我一下,讓我再想一想……
極可能最後連要說什麼,我也一併忘記。

孩子!你忘記我們練習了好幾百回,才學會的第一首娃娃歌嗎?
是否還記得每天總要我絞盡腦汁,去回答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嗎?

所以,當我重複又重複說著老掉牙的故事,
哼著我孩提時代的兒歌時,體諒我。
讓我繼續沉醉在這些回憶中吧!
切望你,也能陪著我閒話家常吧!

孩子,現在我常忘了扣扣子、繫鞋帶。
吃飯時,會弄髒衣服,梳頭髮時手還會不停的抖,
不要催促我,要對我多一點耐心和溫柔,
只要有你在一起,就會有很多的溫暖湧上心頭。

孩子!如今,我的腳站也站不穩,走也走不動。
所以,請你緊緊的握著我的手,陪著我,慢慢的。
就像當年一樣,我帶著你一步一步地走。謝謝你。


很多東西經不起等待。
一旦錯過了,真的會後悔莫及。

4 則留言:

小影 提到...

所以要珍惜哦!!! =]

阿畢 提到...

讀到阿公問會不會痛的時候,累垮躺坐在房間電腦前的自己笑了。謝謝分享

咖啡女孩 提到...

這篇文章讓我紅了雙眼,
好想念家中的父母

笨雞 提到...

小影:你也要珍惜啊!
阿毕:不客气。
咖啡女孩:有空回家看看吧!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