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給妳,和曾經沮喪的人

曾經有人這麽說過:“天才和瘋子的差別,只在一線之間。”
能夠成爲天才的,必然被其他人羡慕的眼光和讚美所包圍。
而越過不了那條綫的人,就只能遠遠的看著天才們被捧得高高在上。
然後獨自沮喪。

轉個方向來想想,世界上的人口接近七億,能夠被稱爲天才的人有多少?
如果每個人都是天才的話,那天才有什麽特別?
所以說,天才都是在普通人、那些被標上“平平無奇”標簽的人的襯托下,才能夠顯得耀眼。
而我們就是那群普通人。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我們的話,那些天才就一點都不天才了。

當我們在爲著自己的不特出而沮喪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想想被稱爲天才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想變成天才?
他們背負著每個人的期望,每個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他們身上。
於是
他們每一次的表現都必須耀眼。
他們每一次都必須特出。
他們不能犯下任何的失誤。
不爲什麽,只因爲他們被當作是天才,所以他們不能只做到100分,他們要做到120分。
否則就會被人非議。
因爲背負不了這麽重的負擔,所以很多天才都早死。

與此同時,當我們自怨自哀著自己沒有過人的天分時,我們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否付出了相等份的努力?
來自臺灣的世界街舞冠軍每天都要練12個小時的舞,同一個動作要練上兩百次,從來沒有間斷過。
你有沒有能力坐在書桌前讀12個小時的書?
你有沒有能力坐在畫板前畫上12個小時的人像?
你有沒有能力每天連續12個小時做著同樣的事情?
所以你不是天才。

《鬼眼狂刀》裏有四個超強的武士叫四聖天,其中的三個擁有武士的血統,除了剩下一個叫明的武士之外。
要成爲最強的武士,99%靠努力,而最後的1%靠那武士的血統。
也就是說如果你沒有武士的血統的話,單靠努力是無法當上最強的武士。
因爲那是一道你怎樣都無法突破的墻。
明付出了99%的努力,爲了補上那他所沒有的1%,他將他的視覺給封閉了起來,將其它的感官練得爐火純青,然後打開了就算是用有武士血統的人也沒有的能力--第六感。
擁有第六感的明憑著這個優勢不足了他天生的缺陷,傲然站在其他擁有武士血統的人之中。
他沒有武士的血統,卻有著武士的氣魄。
這纔是最重要的。

愛迪生曾經說過:天才是靠99%的努力和1%的天份。
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將那我們所沒有的1%放在一邊,在付出了99%的努力后,再用天才的氣魄將那1%補足?
若我們在付出了99%的努力之後仍無法和天才並駕齊驅,我們是不是就能感到沮喪了呢?
曾經在一篇文章看過這樣的一句話:一次旅行中重要的不是它的終點,而是路上的風景。
我相信在付出99%努力之後,那滿足感會勝過一切。
因爲就像MYFM裏面常常說的:“把所有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一種不平凡。”
所以我找不到應該沮喪的理由。

“跌倒了又怎樣呢?擡起頭來,藍藍的天空今天也在無盡的延伸微笑。”
患上小腦脊髓萎縮症的木藤亞也在與病魔對抗時曾經這麽說過,像她這樣的病人都沒有沮喪了,我們又凴什麽沮喪呢?
有一位退休老師(http://blog.yam.com/jean0517),她的丈夫患上了一種導致他下半身癱瘓及疼痛不已的病,但是他們仍然努力、堅強的過著日子。
她曾這麽說過:“人要認命但一定不要認輸!!.....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咬牙和他拼一下!!....”

我們的情況是否有這麽糟糕過?
我們是否應該繼續躲在自己挖的洞穴裏自己舔著自己的傷口,還是應該站起身來,像那位媽咪老師所說的:“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咬牙和他拼一下?”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自己知道。
加油吧,大家!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突然脑残啊?

shuying 提到...

还是敷衍~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