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

柬埔寨行--這群人對我的影響,我相信會很深遠。

自從那群來自臺灣國防醫學院的學生來到這裡后,我就完全不寫日記。
也許不算是不寫,而是沒有時間寫。
每天都有好多的病人要看,從第一天的10多個,到隔天的三十多個,到後來的60多個,最高紀錄是衝破了百人大闗,達到了約120個病人的記錄。
我還記得在這些學生抵達之前,我想我應該沒有辦法和他們有多少交流。
畢竟一團十多個人一起來,我以爲他們一定就是只和自己人説話玩閙這樣,我孤身一人很難和他們溝通。
可是事實並非如此。
這群學生都很好隨和,大家都相處得很愉快。
第一天主動和我説話的就有令瑜、沛然、明真和蕾穎。
第一次和蕾穎説話的時候總覺得這女生弱弱的,沒想到她竟然是把大家從臺灣千里迢迢帶到柬埔寨這個地方的總召,實在是人不可貌相。
隨行的任益民醫師也是一個大好人。
儅我知道有醫師會和這群學生一起來之後,我一直都很擔心這位醫師會是那種高不可攀,難以親近的人,後來接觸之後才知道被大家稱爲任爸的任醫師平易近人,謙卑誠懇,完全沒有主任醫師的架子。
在這之前Lin曾經說過,外頭其實有很多病人,可是因爲交通的關係導致他們沒有辦法過來看病。
當時整個醫藥中心也只有我和Lin兩個人,人手嚴重不足,也沒有辦法主動的出去接病人過來。
後來當我知道這群學生會分成兩組,一組到學校去,而另一組留在醫藥中心幫忙時,我便向任醫師提議讓救護車出去接送那些住得比較遠,沒有辦法自己過來的病人。
反正我們目前有充沛的人力資源,就應該將它發揮到極限。在任醫師二話不説一口答應之後,大家忙碌的生活正式揭開序幕。
醫療組有來自牙科係的令瑜、藥學係的彥斌、公共衛生的沛然、醫學係的明真和蕾穎、任醫師的兩位孩子Luke和Mandy、Rain和瞿澄。
大家負責不同的工作崗位,分別幫忙櫃檯登記、量體溫、血壓、身高、體重、視力、接收和傳遞病歷和拿葯。甚至連孩子王的工作都有人來做。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團隊,大家都有機會在這個地方先體驗未來日子的生活。
像彥斌就在這裡擔任藥師的工作,負責接收處方籤然後抓藥甚至調配特別處方。
沛然也幫忙整理葯柜,重新將各種藥物分類、歸位,設立整個系統,這對他往後在處理行政方面的工作應該多少有幫助。
明真和蕾穎也學會了怎麽測瘧疾和處理外傷,對明真來説,這個經驗算是一個對她往後想走的路的exposure。
令瑜在扮演孩子王的同時有時也會對村民作衛生教育,教導他們如何刷牙。對於他孩子王的角色我感到由衷的感激,有很多時候生病的孩子在哭閙的時候,都是他來負責撫平他們的情緒,我才能夠繼續看診。
大家會在結束一天的工作之後進行檢討,針對每天工作所遇到的問題進行討論和想辦法解決。所以剛開始的兩天大家有點手忙腳亂,可是第三天開始大家都已經進入狀況,並且漸漸地將整個系統建立起來。
一開始的流程就只是登記,然後量身高體重體溫血壓,接著看病。
後來逐漸地加入了測視力的程序、建立了急診系統、成立了復診卡機制,就連葯柜也已經分門別類,排列得僅僅有條。
就像任醫師所說的,我們正在參與一個醫院的誕生,這裡的系統是我們一手建立起來的。
也許在十年后儅我們再回來的時候,我們會發現這裡還在沿用著相同的系統。
我很難想象那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當我手中握著十年前這裡第一個病人的病歷,而病歷上的筆跡是我在十年前留下的,當下的心情會是怎樣?
是激動,感慨,還是平靜?
Peter說這些病歷會被留下來,當作歷史存証。
當時我開玩笑說:“那要不要裱起來?”
他轉頭看著我,笑說:“爲什麽不?”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十年后當我以一個兒科醫生的身份重新站在這裡,回頭看看十年前我在這裡以一個以學生的身份所作出的診斷時,我會不會為當年的稚嫩感到不好意思?
也許十年后,我會再回來,到時就會有答案。

和大家一起工作之後,和大家漸漸的熟絡起來,也開始看到了每個人不同的性格。
蕾穎外表柔弱,可是想法很多,而且很努力的扮演一個領導人的角色,拍拍手。
明真很有大將之風,一看就知道是做領導的料,難怪大家都叫她阿長(護理長)。
沛然也跟我說過:“阿長以後一定有軍銜,真的。”
真的,我也這樣相信。
題外話,我很喜歡她的相機。
沛然很好笑,他和令瑜兩個人焦不離孟,孟不離焦,連睡覺都粘在一起。
有時他們之間的對話會噁心到令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沛然和彥斌兩個人負責抓藥,很好笑的是每次我們叫藥師的時候,正牌藥師彥斌都靜靜不説話,反而是這個冒牌藥師會大聲答應。
所以他自稱“柬埔寨藥師”,順便替我取了“蒙古大夫”的外號。
這混蛋。
令瑜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生物,他很魁梧,可是對待孩子的時候很細心,做事又很盡責,看得出是肩膀能夠扛很大責任的人。

彥斌話不多,是那種靜靜做事的人。有時真的是安靜到會忘了他的存在。
他每次都坐在我的後面配藥,我有時轉頭的時候會被他嚇到:“誒,這裡怎麽有人?”
Rain平常很無釐頭,可是做起事來絕對不馬虎。
每次都聽到負責驗體溫的他在另一邊嘶吼著:“七號37度!”“三十二號39度,送急診!”真的很能做事。
瞿澄只有十八嵗,可是也許是閲讀的關係,她思想很成熟,成熟到一種令我感到“這女孩真可怕”的地步。
她看的書種很多,文學素養很高,很多東西都是她知道而我不知道的。
我以爲我看的東西已經很多了,可是在她面前我真的只能用“自慚形穢”這四個字來形容自己。
我比較少和Luke還有Mandy説話,可是我也只能說他們真的很棒,工作都做得很好。

左起:令瑜,明真,瞿澄,Rain,沛然,蕾穎,Mandy,彥斌

最後是任醫師。
在認識那麽多醫師之後,能夠真正讓我由衷感到欽佩的醫師只有三個,而任醫師是其中一個。
因爲我比他們早一個星期抵達柬埔寨,對當地的狀況比較有概念,所以任醫師在第一天就對我說:“你比較清楚這邊的情況,我要好好的請教你。”
他以一個放射腫瘤專科、主任醫師的身份對一個後生晚輩、只不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醫學生說出“請教”這兩個字,就足以顯示他的修養的程度究竟深到什麽程度。
相對于那些鼻孔朝天,凡事都是“我説了算”的專科醫生,任醫師的態度在第一天就給我上了一課。
一開始我不想麻煩任醫師,所以建議說病人由我來看,治療方針方面就讓任醫師來作主。
後來當病人開始多起來的時候,任醫師說:“我們怎麽能夠讓病人坐在那邊等那麽久呢?我也來看吧!”然後坐下來就開始看診了。
他只能夠接受六個病人候診,多過六個的話他就會坐下來一起看。
我還記得到後期的時候,有一個柬埔寨醫師Dr Rani加入了我們的行列。
看診用的桌子只有兩張,Dr Rani和我分別用了一張。
當時病人很多,任醫師看不過眼,拉過了一張椅子坐在病床邊就開始看診。
我當時走過去對任醫師說:“醫師,桌子給您用,我坐床邊吧。”
任醫師揮了揮手,說:“沒關係,你用,你用!”硬是把我推回去。

因爲當地鄉民的生活條件普遍低落,所以很多村民都是髒兮兮的。
我在接觸病人的時候都會戴上手套和口罩,一方面是爲了防止細菌或是病毒通過空氣傳播,另一方面是我不喜歡他們身上那種燒木柴的味道。
可是轉頭一看,我發現任醫師在看診的時候頂多戴上口罩,不管病人多髒多麽落魄,對他來説一點關係都沒有,兩只手就赤裸裸的和病人作出最直接的接觸。
當時的我很慚愧,真的很慚愧。
有一次我們找到了一大包的綜合維他命,可是不確定還能不能吃。
任醫師拿出了一顆,“咕嚕”一聲就吞了下去,嗒了嗒嘴,然後說:“味道沒有怪怪的,應該可以給病人吃。”
我當時嚇傻了,說:“萬一你拉肚子怎麽辦?”
任醫師只說了一句話:“那就不能給病人吃啦。”
我當下覺得任醫師是一位真正的醫師,是把幫助別人視爲己任的一個人。
和其他沽名釣譽的醫生不同,他真的都不考慮自己,只是爲了病人而設想。

有一天我看到一個病人,是一個小男孩,說他小腹痛。
我摸了摸他的小腹,發現有一個圓形的腫塊,硬硬的。
我請任醫師來看,任醫師在觸診之後說:“很可能是urinary retention。可是小孩子怎麽會有這個問題呢?我想應該要請他到醫院去做個超聲波看看。”
我請翻譯員將醫師的話翻譯給男孩的爸爸聼,爸爸聼了之後一臉爲難地說他沒有錢。
任醫師掀開簾子走除了看診閒,然後走了回來,手上捏著兩張二十美元的鈔票。
他走到爸爸面前,將鈔票塞進爸爸的手中,對翻譯員說:“孩子有病不能等,讓他快點到孩子到醫院去。”
當時大家都嚇傻了,沒有人想到任醫師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雖然只是40美金,可是任醫師重視病人的程度可想而知。
從任醫師的身上我看到了身為一個醫療工作者應該有的熱忱和責任。
他沒有直接的教導我什麽,卻通過他的行動和行爲為我示範了身為一個醫生應該有的態度。

左起:Luke(任醫師的帥哥兒子),任益民醫師(臺灣國防醫學院放射腫瘤科主任醫師)

這群人對我的影響,我相信會很深遠。
PS:在打著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一直在回想著在柬埔寨和大家一起度過的日子。真的很懷念。大家保重。

9 則留言:

Alvin 提到...

the beauty of backpacking and doing volunteering work :)

笨雞 提到...

reading this post must be hard time for u lol.:P
yeah no doubt,the experience and the impact is worthy of my time and effort.and malaria.:(
next year go together k,make sure u got ur leave.lol.

huifang 提到...

小胖,你怎么把我弄哭了?! 好感动! 谢谢你分享这么棒的心情故事。下次,我也要去,可以吗? 哈哈
加油!

笨雞 提到...

什麽東西弄到你哭?
我看來看去都看不到什麽很令人感動的地方啊。
可以阿,明年畢業后我會回去,去不去?

huifang 提到...

舍己救人的精神! 好呀, 但是你不必去国民服务吗?

maileng 提到...

最后一张照片中的弟弟真的帅。我有女儿的话会考虑要这个女婿。


我是指橙色衣服的。

笨雞 提到...

maileng姨不用擔心,小弟有自知之明。XD

maileng 提到...

表紧,你的内在美弥补了一切。




shuying讲是hush puppy 牌的。

匿名 提到...

其實大概在你發這篇文的同時,我也在回想著同樣的事,那時候就該留下的字句,卻因為各式各樣的,或者理由或者藉口也好的原因而拖至現在。那相遇相識相別的七日,回想起來是無與倫比的精彩——無論對照組是兩個月還是十八年——尤其是在回歸現實生活的現在,愈顯清晰。原本並不打算以這種形式在這裡發言的,只為我想抓住僅存的一點衝動,貫徹不讓自己後悔的期許,還有我始終沒有說出口的
thank you,for everything
預祝中秋節快樂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