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涵涵

我常在想,如果她能夠説話的話,下面這些話,會不會也是她想說的話?

***

爸爸,媽媽,對不起。我該走了。

爸爸,媽媽,謝謝你們這一年多來的照顧,真的是辛苦你們了。
打從我出世以來,你們就不再有屬於你們的時間。
你們爲了我整天忙忙碌碌,奔波于家裏和醫院之間,就連睡覺都不安穩。

媽媽,你還記得我第一次發紺的那一個晚上嗎?
你和爸爸急急忙忙地把我帶到醫院去,平時費時半個小時的車程,那天我們只花了十五分鐘就到醫院了。
醫生叔叔把我帶到了加護病房,向你們發出了病危通知。

那一天,我們才真正明白我們能夠在一起的時間,
真的隨時都會結束。

媽媽,我有先天性白内障,看不見你和爸爸的樣子。
但是我聼得見。
我聽見那天,妳因爲害怕而哭泣的聲音。
我聽見醫生叔叔和你們討論關於我的急救策略,妳說妳還沒準備好,需要時間考慮。
我也還沒準備好要離開你們,我還想多陪你們一段時間。

可是後來,我發現我對你們的生活起到多大的改變的時候,我的想法改變了。

自從我第一次發紺后,你們深怕我會在深夜裏睡覺睡到一半的時候發紺,氧氣過低,然後就在不知不覺中離開。
於是從那天起,你們每個晚上都輪流睡覺,確保隨時都有人看著我。

可是我親愛的爸爸和媽媽,你們這個樣子,能夠撐多久?
媽媽爲了陪我,就連最不耗時閒的網店都不能做了,你們爲了陪我,完全犧牲了交際和娛樂的時間。
我怎麽可以繼續這麽自私,把你們所有的時間都霸佔著呢?

我常常住院,護士阿姨都說爸爸和媽媽很厲害,抽痰什麽的都自己來,護士根本不用什麽來照顧我。
可是她們不知道媽媽當初是用了多大的勇氣,才敢把抽痰管放進我的鼻孔裏。
我知道爸爸和媽媽知道我需要常常住院,怕護士阿姨討厭我,會欺負我,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什麽都自己來做,盡量不去麻煩別人。
而且每次住院的時候,做晚班的護士阿姨都會有宵夜吃。
這些不是爲了我,會是爲了誰?

爸爸,媽媽,我每次看著你們為我抽痰,然後泡奶,再倒進鼻胃管時,我都在那邊想:你們的動作是如此的熟練,幾乎已經變成一種反應。
要多少時間重復的做這樣的動作,才能夠讓你們成爲別人眼中的超級父母?
如果我是一個健康的孩子的話,單單一個餵奶的動作,怎麽會需要這麽多的程序?

媽媽,這一年多來,辛苦你了。
我出世以來,你就得承受許多人的風言風語。
但是你都很堅強,你把這些流言蜚語都承擔下來。
但是如果有人說我的壞話的話,你馬上就會起來反擊。
你爲什麽討厭遺傳科的醫生、爲什麽不喜歡婆婆,我知道都是因爲這個原因。

媽媽,對不起,如果我是一個健康的小孩,你就不必承受這些委屈了。

媽媽,對不起,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我能夠像其他的孩子一樣能夠説話,上學,玩樂。
可是我連媽媽都叫不出口。
我每次見你看見我的手稍稍動了一下,就去問醫生叔叔這會不會是個好預兆的時候,我真的很難過。
媽媽,有些事情,我真的不能夠做。

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知道嗎,很多患上我這種疾病的孩子,通常活不過六個月。
但是我竟然有機會過我的第一個生日!
如果不是你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怎麽會有這樣的機會?
你們為我準備生日會的那種興奮樣子,讓我有想堅持下去,努力活下去的想法。
我能夠做的,也只有這樣。

但是我們都忘了,有些事,真的不是努力就能夠改變的。

爸爸,媽媽。
一年多了,也許我真的該走了。

新年將近,我知道你們想和我過第一個新年。
從你們給我買了三十多件的衣服和十多雙的襪子來看,你們真的很期待這個新年的到來。
我也一樣。

但是,我們都是貪心的。
我們一起過了我的第一個生日,就期望能夠過第一個新年。
過了第一個新年,就會期望過第一個冬至、中秋、媽媽的生日、爸爸的生日……
然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越久,分離對我們來説就越殘忍。

爸爸媽媽,我很愛你們。
我希望你們能夠過上正常的生活。
你們還很年輕,不應該被我綁住。

爸爸媽媽,我開始累了。
另外一個世界對我來説,也許是更美好的。
在那裏,雖然暫時看不見你們,但是我在那裏沒有苦難,沒有病痛。
我會在那裏等你們,我們總會有再見面的一天。

媽媽,不要再説我不要你了。
這樣說我會很難過的。
我很愛很愛你,我雖然說不出來,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感受到。
我離開的話,最擔心的就是你。
可是爸爸答應我,說會好好照顧你,我就放心了。

爸爸,我會聼你的話,我不會怕。
我知道那是個更好的地方,有好多好好的人在等我。
有機會的話,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也許你們不知道我回來過,可是我知道你們過得好好的,那就夠了。

我親愛的爸爸媽媽,我不會忘記你們的,可是你們也千萬別忘記我,好不好?
以後我有了弟弟或者妹妹,你們要告訴他們,他們有一個好乖好乖的姐姐,正在天堂看著他們,好不好?

爸爸媽媽,對不起。
我先走了。

我愛你們。
很愛,很愛。

5 則留言:

Wendy Wong 提到...

坐在電腦前,看著你的這篇文章,眼淚失控的,直流。

她的小名,也叫涵涵。
2013年的2月,她離開了我們。
那時候,她只有一嵗一個月大。
走得很突然,很突然。

她是我和老公的第一個孩子。
如果她在,現在三嵗了。

但我知道,她永遠的住在我們的心中。

笨雞 提到...

这个女孩也是一岁一个月大..今早刚过世..

PeiEe 提到...

再见了,涵涵。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快快乐乐生活

wtsung 提到...

很久没来看你的文章了,一来就给我一篇这么催泪的文章,但愿小baby安息主怀~~~

maileng 提到...

这篇让我想起《爸爸,去哪里?》那本法国人写的书。纠葛的是重症病者和照顾者两方的责职和心理问题。人都是软弱的吧。
刚获奖的戏《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也在探讨。

blog 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