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

離開-後記

其實一開始我根本沒有想過要寫這篇故事的打算。
我本來想討論的是當一個人在受到了很嚴重的打擊之後,因爲精神方面承受不了而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產生了幻覺。但是如果這個幻覺能夠帶給病人精神上的寄托和安慰,而病人本身的人際關係和工作表現都沒有受到影響的話,我們是不是應該給予治療?
如果我們將病人硬生生地從幻覺中拉回到現實來,他會不會或得更加痛苦?
後來不知道怎麽起筆,便決定用故事的手法來敍述。

《離開》這篇故事裏的主角在一場意外中失去了妻子,然後因爲悲傷過度而產生了幻覺,也就是一般人說的見鬼。
主角本身覺得他和他的“妻子”的相處模式沒有問題,但是周遭的人卻不這麽想,所以母親帶他去看精神科醫生,鄰居王太太也用奇異的眼光看他。
而身爲精神專科醫生的小楊也在主角醉酒之後知道了他看見幻覺的事,便留下了字條和藥物,告訴主角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問題是:主角本身究竟要不要這個“妻子”消失?
如果他認爲這樣很好的話,他大可以拒絕治療,可以在精神科醫生面前否認一切幻覺,可以將小楊的葯丟進垃圾桶裏。
但是我將主角設定為醫生,他知道自己的狀況后明白這种疾病若不治療只會繼續惡化,所以到後來才會發生了主角與幻覺對話的情景。
然後主角決定讓幻覺消失。

已經穩定下來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思想和正常人其實一樣,要讓幻覺消失只要吃葯就行,所以說要不要讓幻覺繼續存在,完全在於病人對於幻覺的依賴性有多強。
有些病人的幻覺很可怕,有些人卻願意和幻覺做朋友。
在故事裏的主角就願意和幻覺一輩子在一起。
但是如果我們將那個讓他的精神得以依賴的幻覺拿掉,將他醫治好了,他是不是會過得更好?
如果他放得下的話,答案是正面的。
但如果不是的話,他只會墜入另一個深淵。
可是不管怎樣,精神分裂症若不醫治的話,情況會越來越嚴重,最後人際關係會受損,工作表現也每況愈下,最後可能會造成社會的負擔。

所以我想,還是治好吧。

ps:
匿名:之前不回答你的疑問是因爲不想太快揭曉這個人到底是什麽問題。畢竟沒有醫學背景的人不會一開始就想到精神分裂症這個情況,通常只會以爲這個人見鬼了。
maileng姨:在雨簾后,咖啡香中,寫這種見鬼的故事只會讓自己毛骨悚然。XD

7 則留言:

brotherjohn 提到...

very the good.
下次写香蕉鬼与人恋爱的故事
\(^o^)/~

maileng

yoonwah`` 提到...

如果活在幻想的世界,那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 (一个分别应该是后者比较快乐吧,但他认为的状况事实上不存在.)
另一个角度,每个人都有"知"的权益.
要协助精神分裂患者分辨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他的幻想),在治疗初阶段,患者肯定会很痛苦,因为世界颠覆了,原本以为是真的,事实上是假.但雨过总会天晴的,挨过去就好.我知道这是很痛苦的历程.
但若雨过还不天晴反而下雷雨的情况也很多...也是为什么很多精神病患在接受治疗后比在接受治疗期间的自杀率多很多.如你所说,因为无法承担失去了很要好的朋友(幻觉)之痛苦.

笨雞 提到...

yoonwah:
哇沒想到你會來我的部落格,真是有點嚇到。XD
是的是的,就如你說的,每個人都有知道的權益,但是如果在告訴他什麽是真,什麽是假之後,他是否就能夠選擇他要繼續在假的世界裏面快樂活著,抑或是在真的世界裏面痛苦的生活?
在強調他們有“知道”的權益的時候,我們是否也忘記了他們也有“選擇”的權益?

yoonwah`` 提到...

呵呵,今天早上剛好路過此地,我更是驚訝你仍然堅持地寫作~ 更是希望你繼續努力,往寫作這方面發展.

回到人的根本,人是群體動物,只是視此人的社交圈子是大或小,很少是完全獨居,且把親戚朋友完全隔絕在他的生活圈子外的.

一個有幻想的人,會不會對他身邊的人造成困擾? 假象自己是病患的親屬,又要如何跟病患相處?是讓病患繼續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跟外界有正確的聯結,抑或是讓病患接受藥物治療,讓幻覺消失,重新適應地球.另外,幻覺或許不一定快樂,可能也有畏懼的成分在.

不同的角度會有不同的答案拉.
況且你也知道...若病患沒有獲得治療的後果蠻嚴重....
有一部電影 A Beautiful Mind 講述一名精神分裂症病患的病情及最後獲得的成就,不錯看,蠻推薦的 =)

http://www.imdb.com/title/tt0268978/

yoonwah`` 提到...

補充:
況且你也知道...若病患沒有獲得治療的後果蠻嚴重.
這個世界本來都不公平的你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都有百分之百選擇的權力,作為醫師是不是該引導他們作出更正確的選擇?一個更利於病患本身,也利於病患身邊人的選擇.

笨雞 提到...

謝謝你的鼓勵。:)
那照你所說的話,如果這個人沒有親屬,也沒有朋友,可是會有人照顧的話(例如醫院/療養院),那是不是就不用治療?反正他不會給他身邊的人帶來困擾,照顧他的人也是職責所在。
又或者,如果這個病人的幻覺沒有嚴重到會影響周圍的人的話,我們是不是能夠不給予任何治療?這樣的話至少病人“快樂的權益”還是被保留的。
當然我是同意你的意見的,以上這些純粹是爲了反對而反對。XD

yoonwah`` 提到...

医院的regulation你比较清楚 XD
是要给于治疗,还是任由他快乐?
为了避免越说越糊涂,我还是在这里停下吧.呵呵.有空再來拜訪.

blog 存檔